我的东北旅游网

东北雪文化与情感

大千世界,雪为何物?雪是从云中降落具有六角形白色结晶的固体降水物,是气温较低,水汽在空中直接凝华所致。空气中所含水汽多少和温度高低等不同,所形成的雪花形状也不同。雪是大自然的精灵,是大自然赐给人类的宝贵资源。由于雪(水的固态形式)与农物生长有着密切的关系,由于雪与人类的物质与精神生活息息关联,因而它必然会渗透到东北各民族人民生产生活的许多方面之中,并逐渐积淀而成一种雪的文化现象,包括对雪的利用、精神激赏等。

    

东北各民族对雪的认识,首先是从功利的角度即雪对人类生产生活实用的角度出发。古人视“雪是五谷之精”,冬得大雪,便得“年登岁稔”,所谓“瑞雪兆丰年”,这是华夏民族在长期的农业生产实践中得出的经验,也是对雪的现实价值的至高评价。因为,中国是一个古老的农业国,而农业的收成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降水的多寡和时空的分布。水量充足,湿度适中,加之农民的精耕细作,粮食就会丰收。民以食为天,老百姓有了养家活口的口粮,就会安居乐业,社会秩序也自然会趋于稳定。而冬天降下的瑞雪,一来可以将田地里的害虫覆盖冻死。二来在春天到来时,融化的雪水正好滋润干渴的土地,为春耕作物的生长提供了必要条件。积雪消融后,变成雪水,还可以渗入地下,补充地下水,也可以被积蓄起来,供人畜食用和灌溉农田。 

“同云遥映岭,瑞雪近浮空。”(南朝陈-张正见《玄都观春雪》)“呈丰尽相贺,岂止力耕家?”(唐?韩愈《咏雪赠张籍》)瑞雪缤纷,预示着又是一个丰收年,能不普天庆祝吗?

    

除了物质方面以外,雪对东北各民族的精神作用更是不可低估。作为一个崇尚自然美的民族,可以说,华夏民族对雪的激赏和认识,不仅是物质的,更是精神的。雪的各种存在形式,不论是雪花飘落的姿态,还是白皑皑覆盖大地山河的银装素素裹,不论是雪的洁白无暇的颜色,还是雪的内在的独特韵味与性格……都成为我们这个民族对其情有独钟的重要因素。

    冰雪文化作为北国高寒地区一种独特的水文化现象,有几个明显的特征。 

    (一)有限界的地域性 

    

寒冷的气候和丰富的水资源是形成冰雪文化的基本条件。而从地域上看,地球的两极和北半球的北美洲、欧洲及东北亚次大陆都是严寒和冰雪资源比较丰富的地区。上述地区的许多国家,在寒冷的冬季都开展各种各样的冰雪文化活动。著名的有加拿大魁北克冰雪狂欢节、美国米尔沃基破冰节、日本札幌雪节等等,可以说冰雪文化是一种具有世界性的水文化。从冰雪资源看,尽管我国有一条横贯东西走向的冰雪带,但受地理、人口、历史、自然和经济等因素影响,目前我国冰雪文化的活动空间主要集中在黑龙江省和吉林省部分地区的黑龙江、松花江流域,这两个流域可以说是我国冰雪文化的发源地。


    

松花江流域、黑龙江流域地处祖国的北端,属寒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东北一般地区每年有5个月平均气温在0℃以下。冬季低温所形成的江河结冰厚度一般在0.8~1.5米之间,河湖冰面行人,车马往来如入坦途。这时夏季短促而凉爽,冬季寒冷而漫长。加上黑龙江、松花江江水清澈、杂质甚少,结成冰后透明度几乎达到百分之百。而且随着气温的降低,其抗压、抗折、抗弯等各种物理指数越强,可与水泥、钢铁相媲美。东北的雪,平均每年在10月底降落,降雪日数年平均33天,最多的一年达50天。年降雪30~40毫米,1957年12月20日最大一场降雪,平均雪深41厘米。这种地域和气候特点,正是冰雪文化形成和发展和显著特征之一。


    (二)相对的超凡性 

    

如果说,水文化有着壮阔的动态美的话,冰雪文化则有着相对清新超凡的表态美。对于冰雪,自古以来就为人们所喜爱,被诗人墨客所颂咏。把大自然冰雪诗化的最动人的,当数毛泽东的词《沁园春》:“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其形象之逼真,气势之宏伟,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真可称千古绝唱。


    

冰雪自然的静美,还数得上寒冬清晨结在树枝上的冰花。晴朗的冬夜,空气中包含的雾滴和水汽,附着在树枝,凝成冰晶,并不断地重叠扩展,形成越来越多的洁白而松脆的晶体。它学称“雾淞”,俗称“树挂”。这种“树挂”,寒冬东北各地常见,但以“吉林树挂”最为出名。腊月清晨,古城吉林松花江畔,所有树木都变成了洁白无瑕的玉树琼枝,呈现出“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秋菊盛开腊梅放,此景唯见松江滨”的壮美景象。“吉林树挂”被誉为我国四大自然奇特景观之一。


    

入冬,松花江把往日绿色的柔媚化成了通体透明晶莹。一场又一场的大雪飘落,纯净无瑕,洋洋洒洒把北国大地妆扮成了银白世界。作为一种文化的静美,又是南方地区所少见的。 

    

社会进步,推进了冰雪文化的发展。特别东北三省,充分利用北国这得天独厚的自然优势,开发冰雪资源,创造出更新的冰雪文化。人们不再惧严寒、厌冰雪,而是喜严寒、盼冰雪。冬天一到,人们赏冰雪、玩冰雪、唱冰雪、画冰雪、吃冰雪,让冰雪尽情地给人以清新脱俗的享受。一位冬天到过哈尔滨的大连日报记者写道:“哈尔滨的冬天,是沸腾的现实,是热烈的追求,就象浓浓的优质中国老白干。冬天,在这块土地上奔涌着春潮。”有人称颂冰雪艺术说:“它增添了生活的情趣,唤起了人们心底的美感,鼓舞我们去创造美好的生活。啊!我衷心的赞美你,这北国的独特的风光。”


    (三)完美的可塑性 

    

从物理学的观点看,水有液、固、气三态之分。在多数地区、多数时间见到的多是液态的水,常谈的水文化,也多指液态的水文化。而冰雪则是水的固态表现。就文化的可塑性而言,冰雪相对更加理想和完美一些。


    

一是表现在冰雪文化的兼容性上。从历史的渊源上看,冰雪文化曾作为一种土著文化在一个封闭或半封闭的从事渔猎生产的落后社会中产生,由于战争和迁移,特别是清朝入逐中原,对东北地区实行封禁,人为地隔断了黑水流域与中原文化发达地区的文化交流,造成了冰雪文化的落后。致使冰雪文化没能跟上中原文化发展的步伐,也没有产生过令人骄傲的辉煌。封闭的历史环境,加上关东寒区的古老的民俗,从而使冰雪文化在诸多文化流派中呈现出一种“文化孤岛”现象。这是一种潜力,也是一种优势,它可以促使我们较好地保持冰雪文化的地域特色,同时,还可以兼收并蓄,不断汲取其他文化的精华,丰富自己,保持冰雪文化的独特魅力。


    

二是表现在冰雪文化再创的随意性上。1985年以来,以各大冰雪节为代表的冰雪文化现象,年年都有新的发展。它集冰雪艺术、冰雪体育、冰雪游乐、冰雪旅游、冰雪经贸为一体,无论是内容上,还是形式上都在不断更新,凝聚着人心。其所以如此,正是因为冰雪文化的可创性。以冰灯发展为例。从冰坨坨到现代冰灯发生了巨大变化。现代冰灯系指冰雪艺术造型和灯光效果。门类包括:冰灯、冰花、雪塑、冰景致、冰盆景、冰雕塑、冰建筑等。其形式繁多,完全随人意而变化。


    

雪与冰在中国文化内象征纯洁,如成语“冰清玉洁”。雪是寒冷的,雪后祁寒,因而雪往往成为寒冷的象征。描写雪寒的诗句如:唐李白《北风行》:“烛龙栖寒门,光曜犹旦开。日月照之何不及此,唯有北风怒号天上来。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其中“燕山雪花大如席”句,以夸张的手法,极状燕山雪之大、天气之寒。再如南朝宋谢灵运《岁暮》诗中,有“明月照积雪,朔风劲且哀”的句子,以冬夜月雪交辉,寒风凛冽,使人神凄骨寒,横生伤逝忧生之情。又如唐祖咏《望蓟门》:“万里寒光生积雪,三边曙色动危旌。”北国严冬,幽、并、凉三州寒气逼人,积雪不化,只有高高的旗帜在边疆曙光中飘扬。“隔牖风凉竹,开门满雪山。”(唐-王维《冬晚对雪忆胡居士家》)风中带雪,打在竹上,发出沙沙的声响,其寒冷亦不言而喻。“竹覆春前雪,花寒劫外香。”(清-王士祯《碧云寺》)春前严寒,雪盖竹林,却有斗寒的鲜花飘香,现喻指在严酷的考验中方显英雄本色。“今日荷戈边塞去,可堪雪窖复冰天”(清-黄遵宪《归过日本志感》),用雪窖冰天形容天气酷寒,亦指严寒地区。

    

雪因其洁白、干净的特质,经常成为诗人重要的借喻对象。如:“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晚唐-韦庄《菩萨蛮》),形容人肌肤白细美丽。、“谁将平地万堆雪,剪刻作此连天花”(唐-韩愈《李花二首》)、“江南三月,犹有枝头千点雪”(宋-释仲殊《减字木兰花》)“一路野花开似雪,但闻香气不知名”(清-吴嵩梁《江南道中》)前联形容野花之多之白,如同万堆白雪倾刻变成;后两联形容繁盛的花朵开得似雪一般。“万顷沧江万顷秋,镜上飞雪一双鸥”(宋-董颖《江上》),以飞雪形容鸥鸟羽毛之白。“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唐-李白《将进酒》),以头上生雪比喻白发横生,人之步入老年。“浙江八月何如此,涛似连山喷雪来(唐-李白《横江词六首》)、“湖青霜镜晓,涛白雪山来”(唐-李白《送友人寻越中山水》)、“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宋-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海上涛头一线来,楼前指顾雪成堆”(宋-苏轼《望海楼晚景》),形容江河湖海之波涛汹涌,如堆雪一般。

    

如果说文人们是用语言来描绘雪景神韵的话,画家们则通过图画自然之雪景的方式,成为他们与自然对话的一种方式。唐代大诗人王维不但诗写的好,而且画技非凡,为一大家。苏东坡曾称“味摩吉之诗,诗中有画;观摩吉之画,画中有诗”。诗有画境,画有诗意,正是中国文人画追求的最高境界。他的山水诗和山水画一样,反映的大多是当时士大夫向往隐居山林、笑傲江湖的心境。如王维的《雪溪图》,画江南雪景,陋舍寒江,覆盖薄雪,一片萧瑟,令观者陡生无限思绪。王维的另一传世名作《袁安卧雪图》,画中将皑皑白雪与翠绿芭蕉并置,后人就常以“雪里芭蕉”说明这种得心应手、超乎规矩、具有丰富想象力和创造力的艺术思维。“雪里芭蕉”是画家的慧眼已不局限于具体的自然对象,而是经由自己的慧心重心感悟理解过的自然。五代南唐著名画家赵干的《江行初雪图》,描绘的是江南初冬的萧瑟景象。江边的树叶和芦苇在寒风中摆动,江面在风中泛起层层寒波,骑驴的旅人在寒风中行进,不辞劳苦的渔民仍在江中撒网捕鱼。全图以白粉弹雪,使人顿觉江天寒雪粉飞。

    

北宋以后,各代山水画家中多有“写雪”的作品。著名的如北宋王诜的《渔村小雪图》,画雪山疏柳,溪岸渔艇,意韵清旷。此外,范宽的《雪景寒林图》、《雪山萧寺图》,许道宁的《雪景图》等,都是山水画中的精品。南宋山水画大家夏圭的《雪堂客话图》,画的是设色江南雪景。金代李山的山水画,“水墨雪景,气韵浑成,得荆、范遗意”(《墨缘汇观》),其画雪景的代表作为《风雪松杉图》。元代黄公望的《九峰雪霁图》、马琬的《雪岗渡关图》,明代吴伟的《灞桥风雪图》、沈士充《梁园积雪图》,清代王(恽)的《仿王右丞雪景山居图》、弘仁的《西岩松雪图》等,均为传世的力作。

 

    

雪是寒冷的象征,不惟如此,雪又是温馨的一部分--热炕、炉火,还有烫得热乎乎的烧酒、烤得焦黄香脆的馒头……这些都因为雪而显得温馨。许多古代文人都喜欢在雪于饮酒论诗、纵论家国天下事,故有“烟含紫禁花期近,雪满长安酒价高”(唐-郑谷《辇下冬暮咏怀》)之说。“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唐-白居易《问刘十九》)在一个寒冷的冬天,诗人邀朋友来家里饮酒叙旧,绿蚁酒已温好,红泥炉烧得正旺,这温馨的氛围已令人神往,而此时已近傍晚,雪就要纷纷下来,正是饮酒之良辰佳时,主人不禁问客:喝上几杯,以温暖身体,品味悠闲,滋养精神,如何?短短几行诗,写的极其平淡自然却又极富情味。曹雪芹的《红楼梦》第五十回《芦雪庵争联即景诗 

暖香坞雅制春灯谜》中,记述了宝玉与众秭妹相聚于芦雪庵“割腥啖膻”、饮酒赏雪的情景。大家吃了几杯酒之后,酒酣耳热,便联合起来做起咏雪的诗来:“一夜北风紧,开门雪尚飘”,“入泥怜洁白,匝地惜琼瑶”,“有意荣枯草,无心饰萎苕”,“伏象千峰凸,盘蛇一径遥”,“天机断缟素,海市失鲛绡”,……类似这种饮酒赏雪联句之风,在文人中颇为流行,尤以清代为盛。

    

东北的白山黑水之间是雪的故乡、冰的世界,这里美在冰雪,趣在冰雪,而这里的旅游常常以冰雪运动、娱乐、观赏为主要形式,它惊险、神奇,充分体现人类征服自然的力量。过去,居住在东北地区的各族人民自古就有冬季滑雪狩猎的习惯。现代社会,滑雪运动越来越受到人们青睐。一入冬,东北许多地方大雪封山,处处皆是天然的滑雪场,戏雪、滑雪,坐马爬犁、狗爬犁、鹿爬犁等在林海雪原中穿行,真是趣味盎然。除了滑雪之外,现代雪上体育有高山跳台滑雪、越野滑雪和花样滑雪等。东北雪上运动基地都设有这些运动项目。

    

雪上运动,历来都是人类喜爱的运动项目。每当雪霁天晴,最高兴的是孩子们,因为他们终于可以冲出屋子,到外面的冰雪世界中撒欢打滚地疯玩--堆雪人、打雪仗、捉迷藏……这是何等的惬意!其实何止是孩子,君不见童心未泯的大人们也常常出现在孩子们“玩雪”的行列?


此文由 我的东北旅游网 编辑,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首页 > 民俗 » 东北雪文化与情感

感觉不错,很赞哦! ()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