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东北旅游网

哈尔滨的宗教建筑

哈尔滨的宗教建筑 
道德三黄五帝,功名夏后商周 
五霸七雄闹春秋,转眼兴亡过手
青史几行名姓,北邙无数荒丘
前人播种后人收,说甚龙争虎斗
哈尔滨是中国一座典型的没有老城的城市,城市主要轮廓的形成基本上为殖民时期建立,迥异于绝大多数中国城市老城、租界二元发展、融合模式(即使上海亦有老城),尤其难得的是该城走的不是多数年轻城市的海港发展路径,而是独树一帜的腹地中心城市,并最终成为黑龙江这个边疆大省(乃至整个北满)的绝对中心城市
伴随俄国中东铁路的修建以及日据时代的殖民浪潮,加上不同时期的"闯关东"大移民,旧时荒芜人烟的哈尔滨地区先后移入大批的汉人、俄罗斯人、犹太人、日本人、朝鲜人以及少量的鞑靼人、波兰人、德国人、法国人、美国人等世界上几十个国家和地区的侨民。这使得哈尔滨成为中国领土上外国侨民最多的城市,鼎盛时期达到全市人口的一半,有二十余万人的规模。这些不同民族、不同宗教信仰的移民建造了林林总总的宗教建筑,为哈尔滨这个既无悠久历史又在今天看来不甚发达的城市留下了五光十色的物质文化遗产。虽历经岁月沧桑,仍向世人散发着全国最洋气城市top5的光彩
与中国其他大城市的模式相同,目前的哈尔滨从行政区划上来说共计8区12县(市),作为一个城市实体来说,其核心区域大约相当于南岗、道里、道外、香坊四区的市区部分,其他部分可分别算作郊区和卫星城,因此本文探讨的范围仅限于上述核心区域之内,这也是可以方便搭乘公交车到达的区域 

一座城市的诞生:按照清代的政区划分,图中今天的哈尔滨大部分
位于松花江以南的"吉林将军辖区", 
只有江北太阳岛一带算在黑龙江
1903年建成的中东铁路不但造就了哈尔滨,也最终改变了黑吉两省的轮廓
中国宗教建筑
按照哈尔滨人自己的说法,哈尔滨的城市史应从18世纪末早期闯关东移民的田家烧锅算起。该地即目前香坊区公滨路外安埠街一带。香坊区即以这一地区为起源(香坊即指酿酒烧锅)。由于该地区为中国人聚居之所在,故旧时多佛道信众。但受经济能力限制,场所多简陋,且多已湮灭,目前可见者唯有慈云观一间,这也是目前哈尔滨可以见到的唯一道教遗迹 

慈云观后殿,位于香坊区延福街果园小区内
南向,目前仍简易供奉道教诸神
随着中东铁路的修建,俄国人"购买"了田家烧锅地区为中东铁路属地,并在距此不远处建了最初的哈尔滨火车站(今香坊站),形成了所谓"老哈尔滨"(从这个意义上说,哈尔滨真的发轫于此地,不过是时间要比目前认为的晚一些)。以后该地又逐渐成为哈市重工业区,不复当年面貌
与道教建筑的状况非常迥异的是哈尔滨佛教寺庙的兴旺。哈尔滨的佛
教寺庙首推1923年兴建的极乐寺。该寺由天台宗第四十四代法嗣
虚法师创办,山门匾额由末代状元张骞所题,目前有本院和塔院两部分组成。该寺位于哈市主干道大直街东端,据说当年选址在此是为了与建于南岗中心广场的东正教圣尼古拉大教堂争夺哈市龙脉。时过境迁,圣尼古拉大教堂早已灰飞烟灭,而极乐寺却仍香火旺盛,当初的风水之争以中国人的完胜而告终

极乐寺。南岗区东大直街东端,东南向,市一类保护建筑
塔院以东另有1985新建之普照寺一座,为哈市最大尼众寺院

普照寺。南岗区东大直街东端。东南向。非保护建筑
年兴建的华严寺则颇为另类,地处哈市异域风情最浓的果戈里大街附近的居民区中。该寺规模不大,周遭建筑比较拥挤,虽身居闹市却不大引人注意

华严寺。南岗区比乐街63号,东南向,市一类保护建筑。 
由于儒学的在中国的准宗教地位,文庙大约也可以算作哈尔滨的一所准宗教建筑。哈尔滨文庙始建于1926年,为奉系势力统治东北时期继极乐寺之后兴建的重要仿古建筑。该庙地处工程大学(哈军工)军事管理区内,是一座三进式中国古典建筑群,为东北地区最大的文庙(据说仅次于曲阜孔庙)。 

文庙大成殿。南岗区文庙街25号(哈军工院内),南向。 
市一类保护建筑。现为黑龙江省民族博物馆。 
除以上几处以外,哈市的中国宗教建筑尚有少量遗存,但普遍建筑较为粗糙,且多年移作他用,损毁严重。近期有武圣祠和龙王庙因城市拆迁而重见天日,但最终命运仍待相关部门决断

左图(图片来源:腾讯新闻)为武圣祠,位于太古街十八道街交口
右图(图片来源:搜狐travel)为龙王庙,位于道外北十九道街 
景兴胡同。二者毁损严重,已基本丧失保护价值
伊斯兰教清真寺建筑
哈尔滨的伊斯兰教以道外地区为中心
但这并不是说道外地区是一个伊斯兰区域,而是是说哈尔滨的穆斯林大多为中国回民罢了,其来源亦为闯关东之关内移民
道外的起源为松花江南岸一个叫做傅家甸的村庄,大约兴起于19世纪末,为中晚期闯关东移民点。该地由于被划在中东铁路附属地之外,后成为中国政府在哈地区最高机构滨江道的所在地;又由于位于中东铁路之东北,故称道外
道外地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几乎是一座与以南岗地区为中心的"俄式哈尔滨"完全不同的城区,这里是中国人在这座城市里的聚居地。由于先天缺少良好的规划和充足财力的建设,时至今日,不论是新街旧巷,仍散发着一种与这座城市不甚协调的无序与杂乱

哈尔滨清真寺,位于道外靖宇街十四
东向,市一类保护建筑
道外原本有东西两座清真寺。东寺又称滨江清真寺、哈尔滨清真寺,始建于1897年,最初仅为为闯关东的穆斯林集资购买的三间草房,今日哈尔滨清真寺的主体建筑
阿拉伯式礼拜堂则建于1935年。1958年宗教改革,将西寺的教职人员并入东寺,此后79年、96年、04年,市政府又对该寺进行了多次改建、扩建,方有今日规模。目前该寺寺前已被辟为宽阔广场,周遭建筑亦改建为同一风格,礼拜堂左右两侧建有两座高50米的邦克楼,所有建筑为一体的清真寺经典淡蓝色,颇为道外地区的一抹亮色。 
与东寺相比,西寺的命运似乎要不济许多,在本人的寻找苦旅中,一度对它的依然存在表示出了很大的怀疑。然而最终在一条弯曲而不堪的小街旁一座破落的院子中发现了目标,与其为邻者则是简陋的清真小吃部和废品收购站。不过建筑本身熟悉的淡蓝色似乎依旧在诉说着两座清真寺的前世今生
清真西寺
道外清真寺街24号,东向,现今具体用途不明
道外地区的另外一所清真寺太平清真寺始建于1913年,目前的新式二层楼房为1988年新建,当时的属地叫做太平区,就在几年前并入了道外

太平清真寺,道外延平头道街,东南向
香坊清真寺始建于1905年、最初位于增福街(离前面的慈云观不远)。1997年市政府搞棚户区改造,该寺被搬迁到了现址。据说目前主持该寺教务工作的阿訇毕业于马来西亚皇家宗教学院

香坊清真寺,嵩山路4号,东向
总体说来,由于哈尔滨的穆斯林绝大多数为关内移民,清真寺建筑的最初规模类似、甚至不及其他民间的佛道小庙。但与慈云观们不同,穆斯林的努力使最初的简陋获得了逐步的改善,虽然这使得哈尔滨的清真寺建筑本身缺乏岁月的沧桑,但伊斯兰教的薪火却得到了延续和发扬。当然,政府在很多时候都对宗教设施给予过资助,但不得不承认,与哈尔滨的其他宗教相比,穆斯林们的贡献要更大一些
最后还要说一个古怪而别致的建筑
鞑靼清真寺(又名土耳其清真寺)。所谓鞑靼人,在近现代用来泛指俄罗斯境内的各种突厥民族,可能是因为当年臣服于蒙古人而得名。该寺始建于1901年,1923年重建时成为今天的样子,是旅居哈尔滨的俄罗斯突厥人以及土耳其人(某种意义上是一回事)专用的清真寺,因此与中国地产的"土寺"迥异,颇有几分洋气。该寺唯一的一座宣礼塔独耸在楼顶,比较罕见。 

鞑靼清真寺,道里区通江街108号,东向
建筑,现为哈市伊斯兰协会教产,具体用途不明
犹太教会建筑
鞑靼清真寺的另一个奇怪之处在于,其所处的通江街其实是当年犹太人聚居的街道,不远的地方就是犹太教会的"老会堂",可见当年两种宗教的关系还是比较和谐的。 

哈尔滨犹太总会堂(老会堂),通江街82号,东向。 
保护建筑, 1909年建成,设计师A.H.卡兹-吉列,1931年重建,哈尔滨的犹太宗教公会、 复国主义组织曾在此办公。 
现为哈尔滨卡兹国际青年旅舍等。 
犹太人是当年生活在这个奇特城市中的一个重要族群。据说当年在哈的犹太人曾有3万人之众(多为俄裔),更由于其卓越的商业才能,在经济生活中占有极重要的地位,他们留下的遗迹不但有店铺、有住宅、有学校,甚至还有郊外专门的公墓,当然,还有他们独特的教堂。 
世界上很多民族纯粹是因为宗教形成的,如果说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是因宗教而分,那么犹太人则是因宗教而合。据说至迟到中世纪时,犹太民族已经很难说纯粹是当年生活在地中海东岸的那个古老民族,而是被罗马人(印欧语系)征服的许多闪含语系民族信奉犹太教的结果。后来基督教的垄断和伊斯兰教的崛起从东西两个方向抑制了犹太教的开放性,犹太教徒也便逐渐固化为今天意义上的犹太人。

犹太新会堂,经纬街162号(斜对通江街南口
市三类保护建筑,1921年建成,设计师约.尤.列维金。 现为哈尔滨市建筑艺术馆分馆。 
历史的真相很难考证,但犹太教对于近现代犹太人的作用显而易见。当在世界各地生活了几百年甚至更长时间的犹太人成群结队的回到了那片荒芜的故土时,他们除了犹太教的信仰几乎没有什么是相同的。正是犹太教指引这个民族走过了两千年的颠沛流离,挨过了一次次迫害和屠杀。但哈尔滨无疑是宽容的,尽管这种宽容包含着东道主的软弱与无知,包藏着来自北方强邻的扩张与驱逐。 
除了会堂,犹太教的教会学校给了我更深刻的印象。通江街斯契德鲁斯基犹太教会学校建于1919年,犹太式马蹄形券窗上至今还保留着六角星装饰,是一座经典的犹太风格建筑。

斯契德鲁斯基犹太教会学校,通江街86号,东向,市二类保护建筑
建于1919年,设计师约.尤.列维金。现为哈尔滨市朝鲜族第二中学.
在上游街还有一所被当地人称做"玫瑰学校"的犹太教会学校,这是我个人最喜欢的一座哈尔滨欧式建筑:精致的二层小楼充满了一种浪漫的气息,柔和的粉红色在萧条肃杀的哈尔滨冬季积雪与枯枝中恰似一朵俏皮的玫瑰。这座建于1910年的建筑最初为中东铁路职员竞技会馆,何时起转作犹太教会学校不得而知,但从它今天所带有的浓郁的犹太建筑风格来看,教会学校的经历无疑造就了它最终的气质

上游街犹太教会学校(原为中东铁路职员竞技俱乐部), 
上游街169号
南向,市一类保护建筑。现为哈尔滨市教育局
漂泊的犹太人无疑成了今日世界的大赢家,但哈尔滨的犹太人却经历了同欧洲同胞类似的黑暗黎明前。从日据时代开始,哈尔滨犹太人开始受到迫害,大多数人开始新的逃亡。但当他们渡过"阿穆尔河"后发现,斯大林的危险性似乎要远远大过日本宪兵。苏俄政权在混乱中清洗着远东的异类,无数人成为客死在外东北的冤魂(也包括海参崴等地的土著中国人
当然,新的生活永远都是幸存者开启的。在当年的逃亡者中,有一对年轻的夫妇将新家搬到了当时的英属巴勒斯坦,后来他们又有了一个儿子,他们给他起名叫埃胡德.奥尔默特

此文由 我的东北旅游网 编辑,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首页 > 景色 » 哈尔滨的宗教建筑

()
分享到: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